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外资热电厂的冬季忧郁二

2019-03-08 18:12:14

外资热电厂的冬季忧郁(二)

“任何分布式能源项目遇到的个问题都是法律问题。”SK株式会社的张小勇说。北京恩耐特分布式能源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冯江华说,电力并问题才是中国分布式能源发展的桎梏。他所在的公司专门从事热电冷三联产项目的开发和建设。他认为很多客户希望能使用这种技术节约成本,但终还是拒绝了,原因就在于害怕项目审批和申请电力并太麻烦。 先进的能源综合利用技术在中国得到了与落后的“小火电”一般的待遇。对照今年电荒带来的惨重损失和被电厂的黑烟或者大坝破坏的环境,这一现实无疑将让环保主义者和商学院的学生们大惑不解。顶峰公司的总裁罗伯特·安德森渴望得到增值税的减免和享受统配煤的计划,以此来挽救属下的热电厂,但这些本来应当合法享受的权益也变得虚幻起来。 电改遗忘能源新技术应用2002年年底,原国家电力公司被拆分为国家电和南方电两大电,同时将发电资产拆分到五大发电集团公司中,在妥协中完成了那场耗时数年、争议众多的电力改革。当人们还来不及辨别电力改革究竟是成功还是失败的时候,大规模的电荒就迅速到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非理性的电力投资热潮,将电力行业进一步推入过剩与短缺不断轮回的怪圈之中。有人将电改后的电力行业怪现状概括为:办公大楼越来越多,工资待遇越来越高,拉闸限电越来越频繁。针对这些情况,首都经贸大学的刘纪鹏教授等有识之士近期也开始号召反思电力改革。 “那些可能推动电力改革的新技术没有引起政府主管部门的应有重视,而改革本身更重视利益格局的重新安排。”中华能源首席执行官韩晓平说。他认为在法律没有允许广泛使用分布式能源的前提下,电力体制改革很难取得成功。 韩晓平是一个激进的现行电力体制反对者,他一直坚决地站在大公司的对立面,反对现有的“大机组、大电、超高压”一统天下的电力生产方式。在阐述自己的观点时,他会情不自禁地引用普通人很陌生的热力学第二定律,以此证明能源无限的观念是分布式能源无法顺利普及的阻力源头。他认为,在单一的电力生产方式前提下,垄断的电力部门必然会要求不断扩大规模,同时阻碍分布式能源等新的电力生产方式的发展,以此为基础进行电力市场化改革必然困难重重。 西方国家在1970年代的两次石油危机之后,痛定思痛,开始注重能源利用效率的提高。为此,美国国会于1978年修改了《公共事业法》,以法律的形式强逼电公司接受用户自己建立的分布式能源系统,特别是允许热电项目的并。这一法令推动了分布式能源在美国的普及,并且为西方各国所效仿。SK株式会社的张小勇也介绍说,韩国的分布式能源技术也是在政府修订了相关法律之后才取得长足发展的。 目前,在电荒的压力之下,杭州、上海等城市纷纷推出了鼓励分布式能源发展的新政策。西气东输工程全线贯通以及沿海各省市LNG项目建成后,康明斯电力系统等公司也纷纷盯上了热电冷三联产技术普及的商机,希望能借助天然气的力量开拓出更大的市场。乐观的估计认为,从明年开始分布式能源在国内将有巨大的发展。北京恩耐特分布式能源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冯江华就是这个观点的支持者之一。他多年在国内外从事能源新技术项目的推广和开发工作。当然,仍然有人对当前电力投资过热产生忧虑,他们担心电力过剩将在2006年前后再次出现。届时,在垄断部门的压力下,被关停的遭遇是否会再次上演还很难肯定。冯江华也承认存在这种可能性。不过他说,与当年不同的是,现在的煤炭供给已经有很大压力,高效利用能源已经是无法回避的选择。 看来,如果《后天》这部电影只能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的话,罗伯特·安德森先生将不得不继续满怀忧郁地生活。

金属缠绕垫片
保安岗亭
广州伊尔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